股权架构多元化 个人征信市场化升温-电子游戏平台

2021-11-29 15:20:45来源:北京商报  

11月26日,央行宣布受理了钱塘征信有限公司(筹)(以下简称“钱塘征信”)的个人征信业务申请,从股权来看,钱塘征信的结构定位与此前百行征信、朴道征信极为相似,都采取“国资 市场化机构”的双拳组合。在分析人士看来,这一股权组合或为后续形成示范效应,也将更有助于激发数据要素的价值贡献。

股权架构多元化

继百行征信、朴道征信后,第三家个人征信牌照呼之欲出。根据公示,钱塘征信注册地为浙江省杭州市,注册资本为10亿元,电子游戏软件的业务范围为个人征信业务。

另外看看钱塘征信的主要股东及所持股份:其中,浙江省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旅集团”)持股35%,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股35%,传化集团有限公司持股7%,杭州市金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6.5%,浙江电子口岸有限公司持股6.5%,杭州溪树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0%。

公告同时曝光了钱塘征信的董监高任职名单,其中包括股东董事陈隆、董占斌、余泉、陈鑫春,独立董事郭田勇、胡少先、章靖忠,监事周升学、赵磊、程芝娟,以及高级管理人员中的总裁董占斌、财务负责人孔令仁。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刘新海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来看,钱塘征信的股东结构体现多元化和分散化的特点,避免了一头独大的局面。市场化机构和国资背景作为前两大股东,也体现了政府和市场较好的平衡。

公开信息显示,浙旅集团是浙江省人民政府批准成立的国有独资公司。在易观高级分析师苏筱芮看来,钱塘征信的股权结构与此前百行征信、朴道征信呈现出相似的特征,此前,百行征信最大股东为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而朴道征信的最大股东为北京金控集团,由北京市国资委代表市政府履行出资人职责。“国资 市场化机构”的股权组合,既能够稳妥推进个人征信机构准入,也能够提升市场化机构申请和参与的积极性,在加大征信业开放力度的大背景下,这种股权结构或能为后续形成示范效应。

“相对于去年成立的朴道征信,钱塘征信的股权架构相对更多元化,但突出共性是除了互联网机构之外,都有国有资本的有力介入,如钱塘征信的并列第一大股东是浙江省当地的国有独资企业,体现了国家对互联网和金融行业的管控能力。”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金天同样评价道,股东组成中既有数字科技背景的公司,也有实体产业背景的公司,更有助于激发数据要素的价值贡献。

未来合规成本增加

不过,尽管持牌有望,但很多细节仍待确定。正如金天提到,“目前来看,钱塘征信与其他外部征信机构的竞争关系尚不明显,但和内部芝麻信用等产品线之间的关系仍待梳理,未来阿里、蚂蚁集团生态中哪些用户行为数据可以被采集、哪些不可以被采集,哪些可以用于征信、哪些不可以用于征信等,仍需要在钱塘征信成立后、特别是在具体展业过程中进一步观察”。

此外,作为个人征信市场新兵的钱塘征信,无论是从股东方向还是后续展业方向,业内都难免会对比央行前两次受理的百行征信和朴道征信。

金天直言道,“过去,监管机构曾尝试组建百行征信,但由于多家互联网平台机构同时参与,每家机构共享信息的顾虑多、动力弱,机构间的互联互通效果长期不尽如人意。从去年成立朴道征信开始,监管思路出现一定调整,更多鼓励互联网平台机构自行组合成立征信机构,在满足合规要求前提下更多兼顾各自合理的商业利益”。

事实上,不管是钱塘征信还是其他两家个人征信机构,都面临着个人数据严监管和商业模式的挑战。刘新海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后续整个征信数据的流程中合规成本会增加,同时如何探索出符合中国国情的征信服务模式也需要一个过程。

“目前,谈论三家机构的差异化竞争还为时尚早,但是位于三个国内消费经济和信用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可以分别基于区域优势来挖掘合适的征信产品和服务也是一个值得深究的方向。”刘新海说道。

苏筱芮则认为,数字经济时代,以“云物大智”为代表的新技术正成为生产力的驱动要素。规范征信业发展既有利于推动金融行业的数据管理与数据规范,也有助于发展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型技术,充分挖掘数据带来的各类价值。

此前监管层表示,中国政府已明确将数据列为与劳动、资本、技术并列的生产要素,数据确权是数据市场化配置及报酬定价的基础性问题。征信业属于金融业范畴,而金融业作为数据密集型行业,更需要加强对数据、信息的防护,苏筱芮总结称,市场机构稳妥有序加入持牌征信行列,既有助于数据治理与数据规范,也能够为后续数据确权乃至推动完善数据流转和价格形成机制打下坚实基础。(作者:刘四红)

责任编辑:hnmd003